章节目录 第894章 你是信仰(求订阅)(1 / 2)

作品:《万族之劫

“你杀了我弟弟!”

绝对领域中,火焰焚烧。

此刻,落魂谷主带着冷漠,死死盯着苏宇。

苏宇笑了:“与我何干?”

“你自己吃了他,跟我何干?”

苏宇一脸的事不关己,你弟弟,被你自己融了,谁杀你弟弟了?

苏宇笑容灿烂:“你非要进来,你弟弟快死了,你都不放开禁制,说那么多做什么?”

落魂谷主冷漠无比。

放开禁制?

放开了,外面还有个融了天地的武王。

那时候,死的就不是一个了!

此刻,他忽然冷静了。

他盘膝而坐,不再说什么,默默等待着。

燃烧吧!

时间拖久了,谁生谁死,那可不一定!

一定会有禁地之主出手的!

不为了武王和苏宇,单纯死灵地狱忽然出手,也会有人出手的,当年死灵之主来这,大家都阻拦,现在也不会例外!

拖下去!

此刻,在这,他发现苏宇意志坚韧的超乎想象,本来见苏宇年轻,现在却是发现,年轻……其实也代表着勇往直前!

此人,一定受过很多磨难。

也是,没饱受磨难,如何走到今日?

这一刻,落魂谷主有了决定,拖下去!

……

火焰焚烧着苏宇。

苏宇也看到了对方盘膝而坐,对方毕竟是顶级强者,而且还在对方大道封印之内,拖下去,苏宇未必一定会输,但是,禁地之主可能会来人。

“你要拖延下去吗?”

苏宇笑了,对方不语。。

“你为何不试试,强行杀我?我毕竟比你弱!”

落魂谷主不受任何干扰。

修道无数岁月,激将法他还是懂的,也不会受到激将。

苏宇叹息:“杀了我,也许你会有大收获的!我毕竟是开天者……”

对方一声不吭。

这小子,苏宇有些无奈了,遗憾道:“真能忍,弟弟都死了啊!”

说着,他也不说什么,继续给火焰添加各种大道之力。

火焰疯狂燃烧起来,比之前更加猛烈!

“玩火**!”

落魂谷主冷冷回应了一句,弟弟融入,他比之前稳固的多,这疯子,就是在**!

真以为烧不死你?

这火焰,不是苏宇一个人的,而是他的大道之火,被苏宇添加了燃料燃烧,烧的又不是他一人,你比我弱,你比我更先崩溃!

修道多年,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,自己烧自己!

苏宇笑了笑,“**?那可未必!”

他继续添加着燃料,笑道:“猛烈一点,烧死了你,我吞噬了你,自然会恢复……当然,你烧死了我,其实吞噬了我的天地,你也能恢复!为何不搏一把呢?谁死了,剩下的就是赢家!我死了,武王就死了,其他人都要死……你就是最大的赢家!”

赢者通吃!

落魂谷主继续沉默,不语,抵御火焰。

苏宇笑道:“不搏一把?”

落魂谷主淡漠道:“到了我这地步,何须博弈?等待结果便是!赌的人,都是弱者!”

“真够古板的!”

苏宇笑了一声,继续加火,火焰焚烧着天地,苏宇身上被点燃,落魂谷主也被点燃了,此刻,那火焰疯狂燃烧着。

苏宇喘息着,笑了:“这是你的绝对领域,火焰燃烧你,也在燃烧你的大道……你在付出两份力!”

“你也一样!”

落魂谷主回应了一句,因为添加燃料的,都是苏宇在做,这些燃料也是大道之力,所以,两人的消耗是差不多的,而多了一道之力,就是一个巨大的台阶!

他就是比苏宇强!

想烧死自己,做梦吧!

而这一刻,其他人,任何人都无法插手,除非打爆武王的意志海,可武王被打爆了,那苏宇必输。

所以,这一刻的武王,再愤怒,再咆哮,也无可奈何,隐约间,其实可以听到武王无力的咆哮声。

双方在他意志海中布下了绝对领域,互相煎熬,焚烧彼此。

可他这个主人,却是没有任何办法!

武王的声音传荡而来,带着愤怒,带着咆哮:“你等着,我去杀光了那些家伙,再来救你!”

苏宇笑了笑,没回话。

救我?

我不需要!

他不见得真的比对方弱,四大帝尊融道,苏宇其实在31道上又前进了一些,当然,这其实也没达到那个地步,可是……别忘了,苏宇是双重天地!

他不是只有单独一天!

此刻的苏宇,若是愿意,他可以召唤天地,当然,未必可以突破天门,至于天门虚影,只能给苏宇带来一部分力量,无法带来全部天地之力。

召唤天地……真召唤了,动静不小,那大概就全部暴露了!

是死灵之主的秘密武器,还是万界的一位开天者,还是有区别的。

这一刻的苏宇,还没决定召唤天地。

忍受痛苦罢了!

生与死之间!

我在门外开辟生死,在这,却是没有开辟。

苏宇在想,在这,生死开辟如何?

死灵之主在这,也无法开辟生死。

苏宇在这,死灵大道其实是开辟了的,曲刚融入就开辟了,至于生命大道,其实也开辟了,但是,不是开辟了就是生死天了!

生死融合,生死转换,这才是真的生死天。

苏宇此刻没召唤天地,没有动用门外之力,他在忍受痛苦,忍受焚烧之痛,甚至在燃烧大道,就是在尝试,在思考,我要不要在这冒险一试?

开生死之天!

可是,生命力太弱了。

是的,太弱了。

苏宇死气强大,四大帝尊融入后,苏宇的死之大道极强,可是,生之大道呢?

如何达成平衡?

生死不达成平衡,如何开辟生死?

死灵之主的天地,比苏宇还强,可也正因为如此,他想开生死,比苏宇难的多,而且还缺乏经验,苏宇其实不缺,但是他缺生之大道的力量!

如果没有足够的生命大道力量,他死了,就无法复苏了!

那时候,什么生死转换,也都是笑话。

当然,苏宇既然准备开生死天,也不是毫无把握,他看向对方,看向落魂谷主,这位极强,这样的强者,不死不灭,生命力其实浓郁的惊人。

在苏宇死亡的瞬间,击杀了他,融合了他的生命力,让自己死而复生,还是可以的,一位32道的强者,足够支持苏宇复生了!

可是……能做到吗?

用生命的代价,去杀他,一旦苏宇最后一刻没能击杀他,自己死了……那就真死了!

不但他死了,他天地中的人都要死。

万界那边还好,还有一个崩塌时间,人皇在,足够庇护那些人脱离天地,可在这,包括武王在内,所有人都要死。

“生死……”

苏宇露出笑容,要不要试一试?

来门后,苏宇其实就是带着各种心思,唯独不带负担来的!

门后的世界,很让人绝望。

但是,到了这地步,苏宇也不绝望,唯有对大道的求索,对自由的向往,对天地的探知,才能让他摒弃一切绝望!

他看向落魂谷主,笑了:“谷主,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?”

落魂谷主心中微微一冷!

他又想做什么?

苏宇笑容灿烂无比:“要不要玩?很有趣的!”

“你想做什么?”

落魂谷主冷冷道:“你这疯子,你真的不怕死?到了你我这个境界,非要见面就要厮杀到一方陨落吗?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?”

苏宇笑了:“没……可是……你们要出去啊!要不,你们不出去了?”

落魂谷主不语。

苏宇笑了笑,“你看,这就是道争,哪需要什么深仇大恨,我也没办法的!”

时代之争,大道之争!

落魂谷主漠然,不再开口。

你再说什么,我都不会理会。

苏宇笑了,笑的愈加癫狂起来。

大道一条条地燃烧起来,剧烈的火焰,烧的落魂谷主闷哼声不断,苏宇也是痛苦呻吟,咬着牙,牙齿都被咬断了,却是依旧痛苦中带着笑容:“劫难的世界,黑暗的世界,末日的世界,这个世界真让人绝望!”

绝望!

“三门时代,万界时代……都要经历一次次灭世吗?”

“我不知谁对谁错……也许当我这个时代被封印了,也许……我也想着带着我的时代杀出去,覆灭下一个时代,重现我的时代!”

“错的是时光之主吗?”

“也许……人家根本没在意我们……只是按照正常的规则,去时代轮转,而我们,却是不甘心啊!”

苏宇咆哮着,带着一些痛苦,一些得意,“所以,我要逆天!你们想覆灭我们,不可能的!”

看着他狰狞的面孔,落魂谷主一次次皱眉。

眼前这人,明明是新时代的强者,却是比他们这些旧时代的人更疯狂,更痛苦,更绝望!

是因为我们绝望到麻木了吗?

而他,却是不甘心!

不甘心三门开启,不甘心三门要去覆灭他们吗?

对与错,在这一刻,没有那么显著,没有那么分明。

什么对错?

都没有!

有的,只是不甘。

苏宇,他不曾经历过希望。

从出生后,人族就处于万界围攻的局面,战争,从他出生就在持续,他在后方,享受了6年的平静,最安心的6年,却是记忆不太深刻。

从记忆深刻的那一天起,他就在经历一次次的绝望。

这一刻的苏宇,哀嚎着,凄厉惨叫,火焰已经燃烧的他灵魂撕裂,也烧的落魂谷主不断闷哼,痛苦无比,但是他觉得,他要赢了!

眼前那个疯子,自己把自己烧的快死了,还在继续添加大道之力!

所以,赢的是他!

“为什么……我要生在时代之末呢?”

苏宇忽然传出毛骨悚然的笑声:“若是……我生在时代之初,也许……我就不挣扎了……当我安心活了十万年,二十万年……死又如何?可我……还年轻啊……为何非要用绝望替代我的一生?”

“你已经崩溃了!”

落魂谷主忽然一声叹息,闭目不语。

此人,崩溃了!

精神意志虽强,可终究抵挡不住剧烈的痛苦!

“崩溃?”

苏宇笑了,这一刻,他居然笑了,“嘿嘿……怎么会……我一直都很正常,怎么会崩溃,正常人,不就是如此吗?是你们疯了!覆灭的时代,那就覆灭好了,非要找死!”

火焰焚烧,苏宇扭动着脖子!

我崩溃了?

不,我没有!

怎么可能!

……

而这一刻,外面,武王疯狂击杀着那些逃跑的强者,能捕捉的,直接断道融入天地,不融的,他迅速击杀,强行剥离大道强行融入!

此刻的武王,面色铁青!

他能看到!

那毕竟是他的意志海!

这一刻,他看到了苏宇那毛骨悚然的笑容,一时间,他忽然放下了一切不甘!

他……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绝望,化身成了魔鬼?

他的人生,就没有一点点希望吗?

这些年,万界到底经历了什么,而苏宇,又经历了什么?

苏宇问了他的过去,他没有问苏宇。

因为苏宇太年轻,年轻到,他其实对苏宇不感兴趣,区区几十年而已,这小子,活的太短,他知道什么?

他懂什么?

而这一刻,武王却是知道,也许自己错了,正因为短短时间崛起,也许,他的人生更有趣,更复杂!

否则,他如何崛起如此之快?

“苏宇!”

他看着苏宇崩溃的样子,疯狂的笑容,忍不住了,在意志海中疯狂咆哮:“你不要找死!杀不了他,那就放弃!落魂谷主,你解开封印,我们退走!”

“否则,你也没任何好处!”

落魂谷主听到了,他其实想解开封印退走,可此刻,苏宇却是厉声吼道:“你敢!太山,你敢!我谋划了这么久,他是我的!你敢放了他,我杀了你!你敢战场抗令!”

武王见他癫狂,压制不住,怒吼一声,一拳将眼前一位敌人打的四分五裂,打成了肉泥!

他咆哮着,怒吼着:“杀!所有不融道的,全部击杀!听见了没有?”

四周,刀主那些人,一个个心寒。

这武王,好生疯狂!

他们不敢怠慢,疯狂斩杀那些强敌!

有四帝在,有修罗使在,有武王在,整个落魂谷,尽管人多,可是,很快大量强者被杀!

大量强者投降!

之前被吸引来的那些散修,也是大量被击杀,剩下的,纷纷投降!

一眨眼,整个四面八方,死的死,降的降!

前后不到五分钟,此刻,偌大的落魂谷区域,彻底安静了!

死寂一片!

尸横遍野,就这么在虚空中漂浮。

而剩下的人,全部跪倒在中央,四周,都是杀红了眼的强者们。

这些人,一个个看向武王。

劫主呢?

落魂谷主呢?

他们都还活着,可是,都不见了!

此刻,连波动都没有了!

整个区域,都是安静的,这两人到底去了哪?

武王不语。

几位帝尊,却是隐约知道苏宇在哪,纷纷看向武王,武王盘膝坐下,没管任何人,他此刻,如同旁观者,看着意志海中苏宇和落魂谷主比拼耐力,比拼谁更疯狂!

……

“继续烧!”

火焰越来越猛烈了,落魂谷主不断咳血,他侧头看向苏宇,那家伙被烧的灵魂都好像要破碎了!

“你是在找死……”

落魂谷主忍不住怒吼道:“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?你死了,我还能活!”

可是,我活着,被这疯子这么搞,搞不好也要重伤垂死!

当然,吞噬他的天地,也许会有大收获。

可是,他宁愿不要这样的收获!

“苏宇,现在罢手,我不追杀你……那些人就算来了,你逃了,他们也不会和你厮杀到底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他不断咳嗽,每一次咳嗽,都是血液焚烧,大道焚烧,咳出来的,都是大道之力,都是破碎的大道之力!

他郁闷的不行!

我到底哪里招惹他了?

那么多禁地,非要第一个来找我!

而苏宇,此刻不叫了,也不说话了,他就是继续在添加燃料,继续加大火焰,火焰烧的他面目全非,烧的他灵魂扭曲!

此刻的苏宇,在思考,生死转换,如何能成功?

如何能一击必杀对方?

在我死去的刹那,杀了对方,让对方的生命力爆开,这才是活命的机会,当然,可以召唤天地……可是,为何要召唤?

召唤来了,没什么好处。

“或者不召唤,而是通过天门,汲取一些天地之力,瞬间爆发……在对方以为我虚弱的刹那……我瞬间击杀了他?”

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很快,这些念头被焚烧,这灵魂之火,还是很毒辣的!

这一刻的苏宇,忘记了痛苦。

他习惯了在痛苦中思考。

他看向落魂谷主,眼神还是依旧明亮,明亮中带着一些思索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