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一章 遍寻不着 (二合一章)(1 / 2)

作品:《医妃她是满级大佬

夜色降临,百涯岛一片森林中,传来隐隐约约的火光。

百涯岛不大,一日徒步即可环岛。

但岛上却森林石山重重,地势险要。公输诚在踏上岛的时候,就说了这是天然的风水局。

这样的风水局蕴养出来的风**名为——万潮生紫息,有着滋养龙脉,镇守国运的作用。

沈未白听了之后,心中不以为然。

若这风**真的如此厉害,大秦也不会灭亡了。

说到底,风水之说不过是锦上添花。若是诚心作死,再强的风水局也无法力缆狂澜。

不过,看出了这个风水局,就说明他们起码没有找错地方!

……

开辟出来的营地中,沈未白几个主事者,都围着中间的篝火而坐。

“百涯岛上无人居住,但既然前朝在此地修筑了地宫,那么无论如何都会有些痕迹留下。”柳茹道。

毕竟,地宫可是一个大工程,那么多人几年,甚至十几年,几十年的消耗。

即便现在过了上百年,当年的痕迹被风化蚕食,也还会留下些什么。

“明日一早,分为三队人马,一队留守,一队搜寻地宫位置,剩下一队则在岛上探一探,也正好作为接应。”沈未白当场就定下了明日的安排。

她这样的安排,没有人提出异议。

商议好了之后,众人便散了,各自回到自己的帐中休息,为明日做准备。

沈未白没有回自己的营帐,而是独自走向了海边的礁石。

柳茹看了看,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。

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,沈未白也没有在意,等到她站在礁石上后,身边也多了一个人影。

“主公,你说着海真的有尽头吗?”柳茹眺望海面。

沈未白唇角勾了勾,“当然有。”

“海的尽头是别的国家吗?”柳茹又问。

“嗯。”沈未白点了点头。

柳茹转眸看向她,“主公是如何知道的?”

沈未白自然不可能告诉她,自己能肯定这些是因为受到前世的世界观影响。

在海洋文明开始之前,古人对大海都是充满敬畏的。

神秘的海洋阻隔了每一片大陆的来往,在古人对世界的认知中,天圆地方,大陆中心论都是常规的理解。

带有神话色彩的描绘,自然也不少。

“在书上看的。”沈未白给了个无懈可击的回答。

柳茹不疑有他,只是带着殷切的眸光再次看向大海,“真希望,有朝一日,我能穿过这片海域,去另一片大地上看看。”

这种念头是疯狂的,是不符合这个年代女子思想的。

但是,柳茹敢想!

是因为沈未白给她的勇气。

这个勇气,是让她有了探索世界的机会!

在这一刻,柳茹心中无比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,若当初她没有选择沈未白,那她如今恐怕只是随意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林结庐隐居。哪里会有这样的机会,能够看到不同的风景,知晓世界之大?

更不可能像如今一样,脚踏在孤悬海外的岛上,触碰到前朝地宫!

“主公,谢谢你给了我另一种活法!”柳茹深吸了口气,真情实感的说。

沈未白轻笑出声,“不必言谢,先生本就不是非常人。”她并没有夸大其词。同样的选择摆放在不同人的面前,都会出不同的结果。

柳茹喜欢如今的生活,那是因为她本就是一个不拘世俗的人啊!

“主公谬赞了。”柳茹垂眸轻笑。

两人的发丝,在海风拂过时,轻轻扬起。

“主公,你称我一声先生,我也想帮帮你。”柳茹突然话音一转。

沈未白挑了挑眉,不解的看向她。

柳茹的眸光与她双目相接,缓缓的道:“你说,心动,让你不知所措。”

“……”沈未白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自然。

她没想到,之前被打断的话,柳茹居然还记得。

不过,既然柳茹提出来了,沈未白也不会忸怩的避而不谈,她所幸大方问道:“先生有何妙解?”

柳茹摇头轻笑,“情爱之事,只有深陷其中的人自己知晓,旁人又作何决断?”

“既如此,先生又要如何帮我呢?”沈未白饶有兴致的看着她。

柳茹略微沉思后笑道:“陪主公聊聊?”

沈未白笑了起来。

其实,这件事并未让她太过困扰。

“好,那就聊聊吧。”沈未白点了点头,没有拒绝柳茹的好意。

或许,她也能从与柳茹的聊天中,理清楚她对阿炎的感情,到底是不是她认为的那样。

柳茹一直都是一个很有分寸感的人,所以她没有去问沈未白那个人是谁。只是道:“主公觉得不知所措,是因为爱得不够吗?”

“爱得不够?”沈未白呢喃了一遍,缓缓摇头,“我不知。”

柳茹并不意外,“我跟随在主公身边那么多年,自认主公的性子,我也多少了解一二。主公虽是女子,但心境却远超于寻常女子,甚至连许多男子都比不上。”

“主公不喜被约束,随性而来,随性而走,是真正的逍遥散人。拿起放下,这让无数世人都困在其中的佛偈,主公却从不烦恼。”

“想要什么,又不要什么,主公心中一直都很清醒。”

“且,主公在情感上,从不是一个畏首畏尾,优柔寡断之人。”

“所以,让主公不知所措的原因,要么就是心中的喜欢还不够,要么就是这喜欢之人偏偏犯了主公所有的忌讳。”

沈未白听得眉梢一挑。“继续。”

柳茹沉默了一下,才接着道:“够不够喜欢,这一点只有主公心里知晓。而主公的忌讳……”

她轻笑起来,神态间有些骄傲。“主公是歇不下来的,想要四处行走,踏遍千山万水,看尽潮起潮落。主公的势力虽然在不断强大,却并无争夺天下的野心,对权势不屑一顾,更不喜卷入朝政纷争之中。”

柳茹再次沉默下来。

这一次,她沉默了许久,“那个人……若主公选择了那个人,会让您放弃如今的生活吗?”

“不是放弃。”沈未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却又在说出之后,进一步解释,“只是身份不同之后,会不得不去多考虑一些吧。”

这样,就失了她的潇洒,违背了她的初衷。

但,却是遵循本心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