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剑修之悟,悟王之名(1 / 2)

作品: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

离开那片小天地时,刘百仞和霄剑道人总是忍不住看向吴妄的脖颈。

他们当然不是觉得这脖颈生得漂亮。

——当代男人脖颈之美的巅峰,应属北野大浪族的少主。

他们只是好奇吴妄脖子上的项链,想知道这是哪般宝物。

吴妄发现母亲给的这条项链有提纯神力、存储神力的妙用,也是毫不客气,直接取了三朵‘白花’的神力存放其中。

将这项链戴在身上,吴妄就能感受到那精纯的神力如天地间的灵气一般,汇入自己全身各处;

时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变得更为强横!

众神赐予力量,着实比自身修行,来得太过容易,又太过轻巧。

还好,这种迅速变强的快感,吴妄在修行祈星术时已经历过一次,不会因此就迷失在众神那一声声‘靓仔’的呼唤中。

光芒闪烁,他们三人已回到了地下练功场。

吴妄扭头看了眼身后,所见只是平整的石壁,又不由想到了那座大殿上静静坐着的十多道身影。

他们身形大多有些虚淡。

他问:“刘阁主,那些前辈高人……”

“人域底蕴。”

刘阁主平静地说了句,见吴妄将那项链收起来,又笑道:

“此间事了,本座继续闭关参悟大道去了。

无妄,你接下来可要安心修行,莫要胡乱走动,将所得的力量纳入自身,才是最要紧的。

这每两日一次的陪练,暂时就不要搞了,等你感觉自身到瓶颈了,或是吸纳不动了,可直接找霄剑一同来此地。”

霄剑道人有些不满地嘀咕道:“那意思就是我反正要随叫随到呗?”

“咋的?不服啊?”

刘百仞扭头瞪着霄剑,骂道:“你这家伙怎么就是死脑筋,为师给你点机缘,你还嫌弃上了!”

霄剑道人堆了个假笑:“无妄殿主随时喊贫道呀,现在边界无战事,贫道也没太多事情做。”

吴妄拱手道谢,连说一定,却也没想多麻烦霄剑道人。

强求来的毒打,没有劲。

刘百仞将他们两人带出地下,这次选择在自己的住所闭关,径直将他们推了出去。

吴妄再次对霄剑道人道谢,霄剑道人连说不用,又对吴妄使了个眼色,与吴妄去了一处角落中,布置了几层结界。

“无妄殿主,贫道问你一件小事。”

“前辈说就好。”

霄剑道人笑道:“你这喊人怎么这么乱,你喊我师父前辈、阁主,我师待你也如小辈一般,你就喊我一声道兄道友就是了。”

吴妄拱拱手:“道兄,道兄。”

霄剑道人背着手,沉吟几声,小声道:“无妄殿主你可能还不了解我。”

吴妄:……

这话怎么听着有那么一丢丢可能不正经的歧义?

还好霄剑道人下句说的不是有关‘深入了解’的话语,而是看着吴妄,问道:

“你跟星神的关系是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吴妄一时有些难以回答,毕竟如今知道母亲大人身份有异的,只有神农前辈。

而且,这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消息。

霄剑道人背负双手,凝视着吴妄,缓声道:

“贫道走的修行路,讲究的是心性本真,以眼见为真、耳听为实,不可人云亦云,亦不会觉得师父说了什么,贫道便完全相信什么。

贫道对无妄殿主并没有恶意,但自此前师父找到贫道,让贫道相助无妄你修行,并告诉了贫道你真实身份,贫道心底就有个疙瘩,一直迈不过去。

所以贫道就托四海阁的友人,多问了一些有关北野之事。”

吴妄嘴角露出少许微笑,却是抬头凝视着霄剑道人,问:“道兄莫非觉得,我对人域有害?”

“不。”

霄剑道人目光十分复杂,叹道:

“这也是贫道说这些话时,心底最为隐痛之处。

贫道……我虽不知具体,但从师父和风冶子阁主的回信中得知,你为人域做出了绝强的贡献,这般贡献甚至可以让两位阁主以命相换。

可贫道依然想问,也必须要问。”

“问什么?”

“身为北野有记载的数万年来,祈星术最快晋升月祭之人;

身为那隐隐已有主导北野局势之能的熊抱族唯一继承者;

身为祈星术与人域修仙法第一个同修之人,甚至还有了这般匪夷所思的金龙化身,可吸纳神力强大自身……

道友,你来人域的目的是什么?”

吴妄:“我……”

“无妄不要忙着随便找个理由打发我。”

霄剑道人抬手立誓,以自身之道的名义立下誓言,若将吴妄与他所说的话语泄露给第三人,则大道自行崩陨。

霄剑目中满是苦涩,低声道:

“无妄,你就跟我交个底,到底为什么来人域?若说为了寿元,能直接汲取神力的你,似乎也缺不了寿元。”

吴妄向前踏出半步,低声问:“当真要知道?”

霄剑道人凝视着吴妄,自身后退半步,“当真要知道!”

“确定要知道?”

“确定要知道!”

“好!”

吴妄昂首挺胸,双手背负在身后,气势不凡地道一声:“我来人域,就是来找道侣的!”

“诶?这?”

霄剑道人着实一愣。

那种感觉,就跟他打起精神、准备好了面对腥风血雨,面对惨淡的未来,却发现向前走了一步,就柳暗花明、小桥流水。

霄剑道人顿时急了,还不断跺脚,粗脖子红脸在结界内喊着:

“你这算什么理由?

人域跟域外人族的关系不准备讨论一下吗?大荒未来格局不准备聊一聊吗?

我为了跟你聊这个,这几天把北野的发展史都看完了!

我还恶补了有关那个新崛起星神教对你们北野格局的影响!

还花了珍藏几千年的道酒,跟风阁主弄来了大量讯息!

你就告我,你来人域相亲来了?”

吴妄一本正经地说着:“我可以对星神起誓,这真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”

“不是,你……”

“道兄。”

吴妄面露肃容,凝视着霄剑道人,缓声道:

“北野与人域不同,北野的民风淳朴、各方面发展也不如人域,也正是因为这般,我们有着洗尽铅华、不入俗礼的优势。

道兄我问你,生灵的第一要务是什么?”

霄剑道人眉头一皱,仔细思索,几次欲言又止。

吴妄道:“是生?是活着?是生存?”

“不错,第一要务就是生存。”

“其实错了。”

吴妄缓声道:

“这个问题,要从两个角度来看。

第一个角度是个体,也就是你、我这般单个人族;另一个角度是族群,也就是大荒百族这般个体的聚合。

在讨论你我这般个体时……来,我们边走边聊。”

霄剑道人缓缓点头,两人身周包裹着结界,在此地园林小路上漫步浅聊。

吴妄道:

“在寿元有限这个前提下,个体繁衍就是族群延续的保障,就是生灵必须遵循的第一要务。

我们的后代都带着我们的特征,这就是血脉的延续;

假若我们将血脉理解成一种基础的、按某种大道进行拼合的微小颗粒,这些微小颗粒的组合方式,就决定了血脉的不同。

总体的相同决定了我们是一个族群,细小的不同决定了每个个体的不同。

人域修行法将寿元拉长之后,反而阻碍了人域人族去思考修道之外的各类事物……”

少主的嗓音越发温润空幻;

霄剑道人的面容越发凝重郑重。

片刻后,这道人已是双手揣在袖中,身体微微拱着,下意识执了弟子之礼。

刘百仞的阁楼中,正要闭关的阁主大人,满是纳闷地看着这一幕。

他当真想听听两人在那说什么,但霄剑毕竟是他的亲徒弟,做师父就算能破开徒弟的结界,也该尊重徒弟的隐私。

半个时辰后,吴妄与霄剑道人漫步绕了一大圈,回到了吴妄的住处附近。